>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第399章 阴暗的下水道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2019-07-11 20:41作者:admin

第399章 阴暗的下水道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楚炫是一个标准的人类。

当然,这个所谓的标准,还是摩云河系银龙帝国人类文明提出来的。 按照他们所谓的标准,地球人类哪怕只处于原始的一级科技文明阶段,也是标准的人类种族。 而类似多多米或者蓝皮肤的蓝灵人,抑或更多的类人生物,他们可以划分的人类种族中来,但在真正的人类种族看来,他们只是类人而已。 楚炫就是一个人类,原本在蓝星还属于银龙帝国统治疆域时,他还是一个地勤人员。 在鳄人占领了蓝星之后,楚炫与更多的人类或者类人生物,都变成了魔弋族的奴隶。 如今他的身份仍旧是地勤人员,在鳄人全方位的监控下,同更多的族人维持着军事基地六号机坪的运转。 楚炫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反抗组织的领袖。 蓝星存在着一个反抗组织,无论战败的人类又或者魔弋族鳄人,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 根本没有力量推翻鳄人的暴力统治,在外太空没有任何一艘大型战舰的支援情况下,就算楚炫能联合蓝星近十亿的人类发动战争,唯一的结果只能是引来鳄人舰队的暴力攻击,付出无法想象的惨重伤亡。 所以楚炫一直在隐忍,整个反抗组织中知道他们领袖存在的,不超过五个人。 数十年来,反抗组织在蓝星发动过无数次攻击。

他们的攻击,只能用悲壮和惨烈来形容。 或许还有无奈。

在鳄人政要的宴会上发动自杀性攻击。 在基地重要位置引爆炸弹。

投毒、暗杀。

挑拨、离间。 渗透、腐蚀。

没有拥有强大的战争武器,没有母星帝国的支援。

楚炫只能依靠他的头脑尽可能地用最小的代价,带给鳄人尽可能大的伤害、打击。

即便是每一次攻击,都能引来鳄人疯狂地反击,在看到鳄人不问缘由地成片清除更多无辜的人类时。

楚炫的心里都在流血。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当楚炫在长久的等待中逐渐绝望时,终于,在今天他等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让机械战士多检查几次。

墨尼舰长怀疑这六架穿梭机是从银龙帝国飞过来的,我们要小心一些。 ”耳中不停地响起六号空指部中鳄人的声音。

楚炫那被长发掩住的耳朵中肉眼难见的接收器,不停地捕捉着空间中的一切讯息。 “这是不是母星即将发动大反攻的前兆呢!”一颗心激动的砰砰直跳,直到在长久的反复检测后,数十架战车散开来将六架穿梭机拖入到了机库当中。

再三确认了耳中的讯息中的提示,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楚炫无比的失望,在鳄人下达了解散的命令后,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里。 说是家,只是潜意识中一个极度渴望的认知罢了。

事实上楚炫休息的地方。 也是更多在基地中充当苦力的人类的休息地。

基地边缘一栋被炸掉了上半片的大楼,就是这些人的栖居地。

大楼中只有最简单的生活物资,光是一楼的大厅内就席地栖居着四五十人。

大楼中其它房间内,每间同样都挤着不少人。

按照舒适度计算下来,这栋破楼最多只能容纳一百多人栖居。

而鳄人足足往里面塞了一千多人,里面的环境可想而知。 扑鼻的各种古怪气息及恶臭味,让楚炫的情绪更坏了。

没有理会几个同伴的招呼,虽然以前楚炫也很喜欢在工作之余跟他们鬼混在一起,甚至为了伪装不惜用挤出来的廉价的工作口粮找几个姿色平庸的女人放荡一下,可今天的他实在没有任何兴趣。 从拥挤的大厅中挤了过去。 在回到自己原本是个水房的房间时,楚炫终于收住了脚。

跟往常一样,那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仍旧在等着他。

一身破烂的衣服。 脏兮兮的面孔,毫无表情的眼神。

看着小女孩摊开在自己面前的黝黑的手,楚炫叹了一口气,从口袋中掏出一块又干又硬的麸包递给了她。 甚至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小女孩接过去一把塞进口中,狼吞虎咽几口就吃了个尽光。 “为什么要给她?难道你喜欢小的。 ”旁边的墙角,一个面黄肌瘦的女人从散发着恶臭的墙角坐了起来,任由自己干瘪的胸膛暴露在空气当中。 “她家里人都被鳄人杀光了。

”楚炫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其实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小女孩的父亲原本是他最忠诚的战友。

在一次暗杀鳄人科学家的行动中暴露了,当场便引爆了身上的炸弹。

还有刚刚提出问题的这个女人。

楚炫之所以回应她,那是因为在小女孩的父亲暗杀失败后。

这个女人的男人,死在了鳄人疯狂的报复行动中。

任务是楚炫制定的,所以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亏欠她们。 “如果你喜欢,可以试试我的小樱,她比小秋漂亮得多。

”女人将身边的小女孩从被窝中扯了出来,不过十岁的小女孩眼巴巴地看着楚炫,在母亲一巴掌扇在了她的后脑时,小女孩别扭地朝楚炫抛起了媚眼。

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楚炫将仅剩的食物掏出来扔给了女人,随即朝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身后传来了抢夺食物的尖叫声和厮打声,楚炫身躯微微一僵,却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直至回到了自己那狭小却又让他能宁静下来的房间。

房间非常的小,只能容纳一个人躺下来。

而房间一角的下水道栅栏口虽然被破板掩了起来,阵阵恶臭却还是不停地散发上来。 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的楚炫关上门,又将牢固的暗锁扣死。

倒在门板上,辛苦了一天的楚轩根本没有任何睡意。 双眼盯着满是潮斑的天顶,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外面安静下来后,楚炫这才站了起来。 掀开了墙角的门板,又将早就脱离的下水道栅栏移开,他深吸一口气随即跳了下去。

黑暗的下水道中,拧亮了手中的充能光筒,楚炫在错综复杂的下水道中急速奔跑起来。 足足跑了半个郎时,从地面距离计算都足以跑到市中心位置了,楚轩终于收住了脚步。 前方一个不知废弃了多少年的“地车”平台上,露出了淡淡的灯火光芒。 阴冷的心情仿佛因为这一点光亮变得温暖起来,回到了真正的“家”似的,楚轩飞快地跑了过去。 然而才一接近,他的脸色就变了……。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