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浙江乐清血蚶养殖消亡危机:污水处理厂挤占空间

2019-06-14 08:25作者:admin

浙江乐清血蚶养殖消亡危机:污水处理厂挤占空间

  俯瞰建设中的翁垟污水处理厂。 翁垟污水处理厂建立在兴三塘标准塘(防洪堤)内的一片坑塘水面之上,东侧紧邻兴三塘,南侧是运输道,西侧北侧厂区挡墙下就是养殖户的虾塘,但挡墙周围的地面遍布格栅渣、铁钉、钢管、废滤布、废包装袋、污泥和食物残渣等生活垃圾,与地下涌水、渗水等混合。   养殖围塘变耕地种水稻  按照翁垟街道的滩涂海域使用权收回补偿协议,剩下供以贝类育苗的虾塘面临被清退,被垦造成水田的危机。

  据媒体2018年公开报道,浙江省对耕地“占补平衡”提出新要求。   相关文件显示,三屿村的苗种基地还未进行工业详规,但育苗场以南,农民已经养殖三十多年的所有虾塘,全部被详规为M1一级工业地块,这些工业地块同时被标注有“垦造水田项目地块”字样。   对此,翁垟街道办事处表示,M1是规划,垦造水田是现实安排,两者不冲突。   根据乐清市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资料,在2018年《乐清市超规划养殖整治工作方案》中,翁垟街道清退的养殖塘涉及11个村共1760亩用于垦造水田。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5年以来,翁垟、城东、蒲岐等积极垦造水田,到2018年8月已累计垦造水田4738亩,是历年垦造水田面积的近10倍。 其中,翁垟近三年垦造水田面积达2000多亩,占全市垦造水田计划的60%。

  2017年2月28日,翁垟街道办发出《关于在翁垟街道标准塘内全面退出养殖的通知》,称要在2017年全面垦造水田,在标准塘内从事水产养殖的养殖户,立即停止养殖,在垦造水田项目开工前做好养殖物的清理工作。   2017年11月6日,翁垟街道办又发出盖有翁垟街道办、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乐清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公章的《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繁福塘公司的6个养殖塘因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要求三日内自行腾空,逾期不拆者予以强拆。   南街村村民蔡方枢说,2017年11月10日、20日,翁垟街道办在书记徐立志的带领下对繁福塘公司的6个养殖塘进行了强拆,2018年3月,街道办再次对养殖塘进行强制垦造水田。   蔡方枢告诉记者,1986年,他和翁垟街道的47个农民一起,与南街村等六个村委会签订了海涂围垦经营养殖管理承包合同,承包了六个村280亩海涂,期限25年。 48人自发自筹资金在塘下浦北建成六个养殖塘,后更名为翁垟繁福塘水产养殖有限公司。 蔡方枢称,合同到期后,六个村委会没有主动提出收回,还是默认给公司继续使用。   2018年9月18日,繁福塘公司不服翁垟街道办事处、乐清市国土资源局、乐清市住建局的行政行为,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9年1月15日,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翁垟镇街道办对繁福塘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的养殖塘强制垦造水田并对管理房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撤销翁垟街道办《全面退出养殖的通知书》、撤销《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   蔡方枢说,虽然官司胜诉,但6个养殖塘都已被垦造成水田,公司被强制填埋的水产品、内外标准塘造价等赔偿,目前仍未与翁垟街道达成一致。   到海里去讨生活  翁垟街道下属共有28个村,记者在采访时,多位村民表达了对翁垟街道办强制垦造水田的看法。   村民们普遍认为,清退所有养殖围塘垦造成水田的做法,肯定是不合乎公众利益的选择。 围塘养殖一直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手段,用来养对虾、蝤蠓(锯缘青蟹)、贝类等,一个养殖户每年的收入在20万元左右,失去围塘,生计如何着落?除了给点补偿费,没有任何其他安排。   一位村民说,育苗场如果没了,300多人就没饭吃,都是50多岁的人,让他们干什么去?家庭生活来源从哪儿来?  另一位村民说,养殖的话一亩地的利润在5000元-10000元,改成农田后,一亩地最多不到2000多元,我们的收入在倒退。

  2019年5月,记者在翁垟街道曙光村遇到正在垦造水田的吴兴科,吴兴科是台州排名前十的种粮大户,今年3月来到翁垟,从“一包”手里租赁了新垦造的1700多亩土地,期限5年。 条件是前两年必须种水稻;租金第一年每亩200元,第二年每亩400元。   新垦造的土地里,3月插入的稻秧长势很不均匀,平均高度只有七八厘米(正常高度应该在一倍以上),有的地方一平方米就几根活苗,有的地方秧苗根部发黄,根扎不下去,苗边长边死。

  吴兴科说,“早稻一般一亩地三万苗左右,现在四亩地不到一万苗,一亩地连正常水田的活苗数量十分之一都没有,现在还在继续死。 涨潮时海水会通过堤坝等渗入,这里的水是咸的,土是咸的,比碱水面的汤还咸。 上半年雨水多,种下去还好一点,但是天一晴,太阳一晒,盐分就上来了,苗就开始死。 土已经寄到浙江省农科院化验,水寄到台州进行化验,目前还没拿到结果。 ”  目前吴兴科已投入150多万,他说,按现在的长势,每亩最多收割一二百斤,有的地甚至颗粒无收。

“今年,很可能把我这十几年种地挣的钱全部搭进去了”。

  而失去养殖围塘的村民不得不随着前移的海岸线,圈下新水域,重操三十年前的旧业,不过挖掘机代替了人工,更快速地向大海要地要生计。

  三屿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村现在已经围养了50多“丘”(塘),“再挖下去就要跟洞头县接上了”。

  标准海塘外的潮间带(介于海洋高潮线和低潮线之间的地带,通常也叫海涂),是海洋生态系统和陆地生态系统交错带,属于生物圈中最为敏感的生态系统之一,同时又是人类生活和干扰最为严重的区域。

  “这也是规划外的违规养殖,但村民要生活,不好管”,乐清市自然资源局海洋科的相关人士说。   中关村绿创环境治理联盟战略决策委员会主任曲睿晶认为,清退养殖塘强制垦造水田是一种变相的围海造地,这两年中央环保督察组严查围填海项目,明着是被叫停了,暗地里,政府在背后通过侵占农民利益逼迫农民下海去重新获取资源,政府相当于通过击鼓传花的方式去获得土地,获得利益。

  摄影/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责编:孟哲、王静)。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