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回 冷血无情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9 15:43作者:admin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回 冷血无情沧狼行最新章节

陆炳不住地摇着头,叹道:“疯了,天狼,你绝对是疯了,竟然对神也如此地不敬,虽然,虽然我知道你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受了太大的刺激,但是,你这样做,得罪满天的神佛,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现在应该知道,这个世上,是有鬼神存在的。

”天狼冷冷地说道:“陆炳,我就是因为知道有鬼神存在,才会如此地愤怒,他们食人间的香火,却不主持正义,不仅放纵蛊真人这样的妖孽为祸世间,更是把小师妹从我身边夺走。 如果他们想取我天狼的命,我二话不说,可为什么要夺走我最心爱的人?我的师妹,那么善良,那么纯洁,她这一辈子害过人吗?就是在她生命的最后,还想救云涯子这样的妖人,可是换来的是什么?”陆炳勾了勾嘴角:“天道无常,老天也不会顾得过来每件事情,天狼,你别太偏激了,你跟我主上一对一地决战就是,没有必要得罪天上的神佛。 ”天狼的眼中凶光一闪,刺得陆炳后退两步,只听天狼厉声道:“顾不过来?那妖怪蛊真人杀我师妹的时候,他们这些狗屁神仙顾不过来,为什么我抱着小师妹想要自葬的时候,他们就顾得过来了?一道雷电,劈我劈不死,就去把我的师妹劈得灰飞烟灭,我看这些神佛的准头真好!”陆炳咬了咬牙,沉声道:“天狼,你别以为我是怕了你,现在我在你的手上,要杀要剐随便你,我可不是想求饶,只是你我毕竟共事多年,也算有师徒之谊,我不想看你获罪于天,惹怒神佛,你虽然有龙血之力,但不要忘了,这对付不了天上的神仙!”天狼冷笑道:“神仙?不长眼的神仙,要了做什么。

他们不是不想用雷殛了我,只不过我命大,有龙血护体,劈不死罢了。 既然他们几次三番地想取我的性命,还把我最心爱的女人夺去了,那我也没啥好害怕的,更不用担心失去什么!”陆炳叹了口气:“你就不想想屈彩凤吗?沐兰湘已经死了,可是你的另一个女人现在还。 。 。

。

”天狼厉声道:“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女人,不管有什么原因,总归是她亲手杀了我的小师妹,你以为现在的我,还会把她当成自己的爱人,非救不可吗?”陆炳睁大了眼睛:“什么,你连屈彩凤都不要了?”天狼恨恨地说道:“不错,我现在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不仅仅是因为屈彩凤被控制,杀了小师妹的原因,其实这个屈彩凤,就是这个贼老天派来害我,害小师妹的一个妖精,尤物,她引诱我,让我失去理智,装得楚楚可怜,需要我的保护,我跟她越近,我师妹就会越伤心难过,尽管她表面上不在乎,但她的心,早就被我,被屈彩凤伤得千疮百孔。

”“我现在每天都在恨自己,为什么这样不坚定,为什么会移情别恋爱上彩凤,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若不是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她,又怎么会伤到师妹?酿成最后的悲剧?”陆炳咬了咬牙:“可是屈彩凤是爱你的,你也爱她,你就真的这么忍心,跟她就此一刀两断,甚至找她报仇吗?”天狼冷冷地说道:“当她亲手去杀小师妹的那一刻,在我的眼里,她已经不再是我的爱人,我的女人,而是蛊真人用来杀小师妹的一把刀,一把剑。 我知道她身不由已,受人控制,但我就是无法再接受她。 现在我不会找她报仇,但也不会把她当成我的女人。 陆炳,你现在跟我提这个,不就是想再利用我跟屈彩凤的旧情,象以前利用小师妹那样,来对付我吗?”陆炳的嘴角勾了勾:“你当真如此绝情了?”天狼的眼中红光一闪:“我的情,我的爱,我的弱点,已经随着李沧行,一起死了,现在这个世上,只剩下了一个不顾一切要复仇,不仅向蛊真人复仇,也要向满天的神佛复仇的天狼,他的那些旧感情,已经全部抛弃了。

陆炳,现在我就向你证明一下,天狼和李沧行的不同。

”说到这里,李沧行突然厉声向着城下吼道:“今天在城外俘虏的俞大猷的明军,现在在哪里?”城下的钱广来,正远远地带着一批黑龙会的兄弟,还有两千多名军士,看守着六七千名被解除了武装,围坐在一起的俘虏,他回头对着天狼高声说道:“天狼,还没点完,现在是七千四百六十三人,还有三四百人没最后数清楚,你是要现在放掉。 。

。 。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天狼冰冷而不带人性的声音缓缓地响起,被他那强大的内力逼到空中,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用清点了,俞大猷的俘虏,一个不留,现在全都送他们去见他们的主子去!”所有人都吃惊地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即使是最凶残的倭寇,也不至于把所有的俘虏全部杀掉,更不用说战场上早有杀降不祥的说法。

钱广来以为自己听错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正想再说点什么,可他刚要开口,却看到天狼的身形,如同一只大鸟一样,凌空飞降,从两丈多高的城头直接飞下,他的浑身上下,包裹在一片红色的血光之中,如同燃烧的烈火,一下子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冲进了那些俘虏的人群之中。 只听到一阵阵的惨叫声响起,断肢与头颅飞得满天都是,如同一只恶虎,冲进了鸡群之中,那些赤手空拳的明军士兵,连看清楚对手的时间都没有,就一个个稀里糊涂地送了命,空气中顿时就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而天狼那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伴随着斩龙刀切开人体,碎肉断骨的那种屠杀声一起传来:“我的军令不说第二次,再有不从,与这些人同罪!”钱广来的脸上肥肉在剧烈地跳动着,他闭上了眼睛,举起手来,用颤抖的声音下起令:“听天狼尊主的,动手!”。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