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第四百七十八回 与虎谋皮(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13 15:20作者:admin

第四百七十八回 与虎谋皮(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仇鸾的眼中杀机一现,对身边的亲兵低声道:“时义,回头把那个进来传信的卫兵给处理掉,不能让我和李自馨会面的消息让外人知道!”时义的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表情,低头道:“将军,那个李自馨怎么办,要不要也一起??”说到这里,他做了一个手掌下切的动作,仿佛在砍李自馨的脑袋。

仇鸾摆了摆手:“现在还不能操之过急,姓李的虽然外貌粗犷,但心思其实很细,这次也是有备而来,如果不能把他和赵全一起拿下,还是不要动的好,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啊,现在老贼正在找我的把柄呢,娘的,刚才也怪本将一时脱口说了现在跟老贼的关系,让他们听到了。 ”另一名副将候荣也凑了过来,与个子高大的时义相比,他要矮了半个头,脸上两道刀疤尽显凶悍,他笑道:“将军不必多虑,其实即使不抓住赵全,我们也可自保,只要拿下了李自馨,然后抢先押送京里,这样就算赵全拿出各种证据,到时候也可以说是伪造的,是为了报我们抓了李自馨的仇。

”仇鸾的眼睛一亮,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阿荣,你的这条计策不错,先跟锦衣卫的来人谈谈吧,要是不能有个满意的结果,就按你说的办!”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候荣和时义站回到了原处,按剑而立,很快,一名身材高大魁梧,黑脸长须的中年汉子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一身大红飞鱼武官服,外罩黑色披风,头戴獬冠,腰挎绣春刀,足踏厚底官鞘。

动作干净利练,雄赳赳气昂昂,正是化名四品锦衣卫指挥佥事耿绍南的天狼。

天狼走到堂中,向着仇鸾行了个礼。

声如洪钟:“锦衣卫指挥佥事耿绍南,见过仇大将军!”仇鸾哈哈一笑:“锦衣卫的壮士,果然仪表不凡,人中俊杰啊。 耿佥事今天来我将军府,有何贵干?”天狼虽然一看到仇鸾,就无数次地在心头闪过把他掐死的念头,但还是强忍着内心的冲动,朗声道:“今天下官来次,就是跟大将军商量一下白莲教之事!”仇鸾的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耿佥事。 你什么意思?白莲教是勾结蒙古入侵的谋逆乱党,你们锦衣卫和山西巡抚最近不是一直在查办此案吗?本将身为平虏大将军兼宣大总兵,不过问这种地方之事,领兵守卫边关才是本将职责所在,你如果想说白莲教之事。 应该找山西巡抚才对。

”天狼笑着摇了摇头:“大将军,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们的陆总指挥早已经知道了你和白莲教之间的关系,今天派下官来,是想和大将军做个交易。 ”仇鸾的脸色大变,扭头对时义使了个眼色,时义心领神会。

走到了门口,把几个卫兵赶得远远的,而堂外很快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军人沉重脚步声,伴随着甲叶碰撞的声音,显然是已经在调兵遣将了。 天狼微微一笑:“仇大将军,你这是准备把下官拿下吗?”仇鸾重重地“哼”了一声:“耿佥事。 我敬你是锦衣卫,处处对你以礼相待,你却在我这大将军府的公堂之上公然胡说八道,侮蔑朝廷命官,你说我跟白莲教有什么关系?可能拿出什么证据?”天狼哈哈一笑:“仇大将军。 您应该很清楚三天前我们突袭了白莲教的除夕大会,抓获了一些重量级的人物,三天的时间,足以让我们锦衣卫知道我们所想得知的一切,至于这些证据嘛,自然只会呈给皇上,当然,我相信您是会跟我们好好合作的。 ”仇鸾的脸上肌肉跳了跳:“你这是在威胁本将军吗?哼,这种把戏,本将见得多了,拿不出证据,却在这里大话恫吓,在你们锦衣卫的手段之下,什么口供得不到,在你们手上的只不过是几个白莲教的堂主香主,他们又能知道什么内情!到了皇上面前,一切自有公论。

”天狼的眼中寒芒一闪:“那么刚才从大将军这里出去的白莲教副教主李自馨呢?他算不算是小虾米?如果我们拿下了他,那证词会不会更有份量一点?要是再加上赵全手中这些年来和大将军你的书信与钱财来往的凭证,那皇上看了又会作何想法?!”仇鸾没有说话,眼中杀机一现,心里开始盘算起下一步的行动了。 天狼的眉毛动了动:“大将军,还有塞外和俺答汗的谈判,无论是蒙古人还是护卫的日月教徒,找来证人都不是太难的事,皇上现在对你恩宠有加是因为以为你是带兵勤王的大忠臣,如果他得知了你的这些事情,您觉得他会怎么做?!”仇鸾突然吼了起来:“够了,姓耿的,你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威胁本将吗?”天狼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如果真想对大将军不利的话,我也不用专门过来了,我们陆总指挥想和你做个交易,只是想看看大将军的诚意。

”仇鸾沉吟了一下,挥了挥手:“你们都退下吧,本将军和耿佥事有要事相商。

”候荣和时义向着仇鸾行了个礼,退了出去,远处的那数百军士也都纷纷退下,大堂内空空荡荡地只剩下了两个人。 仇鸾冷冷地说道:“耿佥事,你看我的诚意如何?”天狼微微一笑:“大将军,诚意是相互的,我来这里就是表现了我们锦衣卫的诚意,您看看这个!”他从怀里掏出了陆炳给的那块金牌,手腕一抖,那金牌在空中缓缓地飞了过去,平稳地落在了仇鸾的面前。

仇鸾很少见到如此高深的武功,脸色微微一变,接过金牌,仔细看了两眼,点了点头:“原来是陆总指挥派来的全权使者,他有何指教?”天狼抬起手,一抓一吸,桌上的金牌又稳稳地回到了他的手中,放回怀中,天狼笑道:“陆总指挥知道您对严嵩不满,所以想和您做个交易。

”仇鸾的脸色微微一变:“耿佥事,陆总指挥可是严嵩的儿女亲家啊,他既然知道了我和严嵩现在的关系,还跟我做什么交易?或者说,他是帮严阁老专门传话的?”天狼摇了摇头:“陆总指挥虽然和严嵩名义上结亲,但是对严嵩父子的不少做法,一直大为不满,你应该知道,陆总指挥只忠于皇上,而皇上,是不愿意看到严嵩一家独大,把持朝政的。 ”“这次蒙古入侵,事态已经非常明显了,严嵩父子的所做所为已经危害了国家安全,甚至连皇上亲自下令的派军追击俺答,他也可以阳奉阴违,这样下,皇上迟早会给严嵩父子架空,所以皇上特别授意陆总指挥,想办法寻找忠诚可靠,能力出色的人,来制衡严嵩父子,而陆总指挥认定,这个人就是你!”仇鸾心中一动,哈哈大笑:“陆总指挥真的会这么认为吗?耿佥事,本将军可不是小孩子,给你们这样哄,你们既然已经知道本将和白莲教,甚至和蒙古人都有联系,还会跟举荐本将?再说了,朝廷的重臣人事安排,什么时候轮得到锦衣卫说话了?”天狼的嘴角勾了勾:“我们总指挥大人认为,大将军的手段虽然颇具争议,但也是老成谋国之举,我朝对于叛乱的蛮夷,都可以剿抚并用,对于白莲教这种在民间根基极深的组织,将军用的招安手段未尝不可。 而且蒙古入侵,将军的宣府镇坚如磐石,又率先带兵勤王,足见将军的忠君报国之心!”。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