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暮落宫深小说 苏暮落云泽漆小说叫什么

2019-07-09 19:58作者:admin

暮落宫深小说 苏暮落云泽漆小说叫什么

暮落宫深小说苏暮落云泽漆小说叫什么主角叫苏暮落云泽漆的小说叫做《暮落宫深》,是作者开心妹妹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云泽漆的突然出现,惊得苏暮落身体一颤,慌忙地拢起外衫,却因为动作幅度大,不小心扯裂了伤口。

"别动!"云泽漆急切地按住她的手,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又好像想到什么,直接弯腰将她横抱起,走到榻前将她放下,然后...推荐指数:《暮落宫深》第十六章恭喜娘娘喜得龙子免费试读云泽漆的突然出现,惊得苏暮落身体一颤,慌忙地拢起外衫,却因为动作幅度大,不小心扯裂了伤口。 "别动!"云泽漆急切地按住她的手,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又好像想到什么,直接弯腰将她横抱起,走到榻前将她放下,然后折身去取了药过来。

看他的忙乱就知道,他嫌少做这样的事。

也是,他在宫里,身边侍卫众多,不会受伤,何况以他的身份,又何需照顾人,这样的事,又怎会娴熟。 "我来吧。 "苏暮落看着他本是想用酒精润湿绢布替她擦拭一下伤口周围,谁知绢布是基本润湿了,就是险些将整碗酒打翻在地。 她从他手中拿过绢布,自己处理起伤口来,然后拿过绢布,依着上次牙齿咬着一头的动作,十分迅速地包扎好了伤口,甚至连打的结都比云泽漆的要结实要好。

云泽漆怔怔地看着她自然流畅的动作,仿佛这样的事已经自己做了千百遍,他有些恍然,张了张嘴,嗓音哑得厉害,"你……经常做这样的事吗?"苏暮落闻言,一愣,抬头看向他,见他狭长的眸子里是难掩的心疼,有些迷茫。 她自嘲,苏暮落,不要以为你救了他,他便是可以把你放在心头上了。

沉默了许久后,她低低地"嗯"了一声。

"军营里,都是男人。 受伤后,为了不暴露身份,就跟军医拿药,自己回营帐包扎,最开始有些不太会,总是弄不好,后来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她的声音淡然,无波无澜无起伏。 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跟云泽漆说这些。

他折身取过屏风后木施上的棉布,还拿了一件外袍,"外衫被头发打湿了,换下罢。 "她点点头,刚想说自己来,便被他按住,"我来吧,一会儿伤口裂了。 "苏暮落迟疑了片刻,想着自己跟他连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该看的,早也看过了,便没有再坚持。 由着他用棉布包裹住她的头发,然后褪下她的外衫,感觉有目光凝视在背上,她虽面色淡然,垂落在一侧的手却情不自禁握紧了拳头。 许久后,感觉到有一抹指尖的冰凉落在了某处伤疤上,她心头忍不住一跳。

"疼么?"身后传来似沙哑似哽咽的声音。 疼么?疼的吧?她垂眸压下眼底的酸涩,淡声回答,"已经不疼了。

"不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而是,一次又一次,已经麻木了。 毕竟,再疼,也没有人心疼了。

渐渐的,就忘记了,原来还可以疼的……就像,这句"疼么",他问得太迟。

如果再早一些,她可能,跟他不会走到现在这种境况。 突然,背后染上一抹柔软的温凉,苏暮落身体一僵,没有任何回应。 院子里,微风吹过,合欢花的影子在青石板上轻轻扫过。

她合上眸子,藏起她满心的悲伤。 不知道她死后,他会不会偶尔想起她;想起很多年前午后的阳光下,合欢花开得灿烂又漂亮;想起他曾经承诺过她的金口玉言;想起合欢殿内曾经住过一个傻姑娘……罢了……罢了……她知道,他不会记得,他早就忘了,不然他又怎么会这样对她。 那就忘记吧……此后,云泽漆每日下了朝就再也没有去朝勤殿,叫杜衡把所有的奏章都拿来了合欢殿。

用膳,她放下奏章陪着她;吃茶,他亲自去给她沏;想走走的时候,他也跟在她身旁,不问去多久,也不问去哪儿……她也不像从前一样,每次都把他气得拂袖而去,就由着他做,他跟着。

就当是因为她以身替他挡剑,救他命,换回了他一丝丝的恩宠。

偶尔听到宫女们私下嚼舌根说朝中大臣对云泽漆亲自照顾她的举动频频称赞时,也只是轻轻扯了扯唇角。 有时,他心情好的时候,会跟她念从边关回来的加急信件,说是苍术到了边关,首战告捷;还说照着这样下去,不出两月,苍术定能凯旋;然后问她,等苍术他们回来,带她出宫南巡好不好?甚至,有次下了早朝过来,进合欢殿的时候,竟是用他的龙袍兜着大捧大捧的合欢花。 因着朝露还未消逝,有的合欢花上还挂着碎碎的晨露。 他像个邀奖的孩子,兜着合欢花凑到她跟前,问她,"落儿,你看漂亮吗?"花香浮动,不知道是不是被香气感染的,竟觉得鼻尖有些发酸,"恩。 "说完,便情不自禁打了个哈欠,泪眼朦胧。

云泽漆将合欢花倒在一旁的篮子里,拧起眉头问到,"又困了?"她记得云泽源说过,用了药后,会出现嗜睡的症状,最近她困得越来越多了。

算起日子,她服用那药已经大半个月了。 为了避免云泽漆发现端倪,她笑了笑,伸手拾过一朵合欢花,放到鼻尖嗅了嗅,然后又递到云泽漆鼻尖,盈盈一笑:"香么?"望着她的明眸,云泽漆伸手从她手中拿过合欢花,抬手别在了她的发髻上,搂过他,吻在她的发间,浅笑勾唇,回答:"香。

"她靠在他的怀来,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一下又一下,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热发胀,她闭上眼,逼回那股温热,就这样真好,至少我死之前的日子里,你的身上还有七哥哥的影子。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就当我自欺欺人,假装我爱你,你也是爱我的。 八月十五。

云泽漆上早朝后,没有回合欢殿,只是差杜衡过来说,他有事要忙,晚上过来陪她一起用晚膳。

另外,还说近日见她精神不好,叫了太医过来给她诊脉。

杜衡走后,无忧就带着宫里的其他丫鬟在院子里挂满了各种花灯。 见她面色疑惑,无忧解释说:"这些都是皇上特别命人制作的,早朝前皇上吩咐了,让奴婢带人将这些花灯都挂起来,晚间皇上陪您过中秋。

"说话间,无忧满脸灿烂的笑容,喜滋滋的,好像云泽漆过来陪的是她一样,可开心了。

"娘娘,皇上说您近日身子不太好,您先去软塌上歇一歇,一会儿太医就来了。

"无忧扶着她到软塌前坐下,然后给她端过早膳,转身到门口又开始指挥宫女,"哎!那个花灯歪了,调整一下,对对对,就是那个!还有那个,你把……"见她欢喜的模样,苏暮落无奈地失笑摇头。

目光落在早膳上,想起说的太医,眉头拧起,她服药这么久,若是太医给她诊脉的话……"娘娘,太医到了。

"合欢殿的宫女,除了无忧和双喜,都是让在外面候着。 太医奉了云泽漆的命令,她是肯定推脱不掉的。 可她又不能跟太医独处一室,权衡之下,双喜和无忧,她还是更信任无忧一些。

打发双喜去那一份点心后,才让太医诊脉。 见太医诊脉,时而皱眉,时而展开,时而凝重,反复地诊了好几次,才收起红线。 苏暮落看着他的神情脸色渐渐冷下来,袖子里另外一只手拇指和食指指腹细细摩挲着,她不能让云泽漆知道她服用了慢性毒药。

正琢磨着之后怎么跟太医谈判的时候,突然太医起身,跪在地上行了个礼后,才道:"恭喜娘娘喜得龙子!"小说《暮落宫深》第十六章恭喜娘娘喜得龙子试读结束。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