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可惜呀,现实和梦想永远都是两回事

2019-07-13 15:20作者:admin

可惜呀,现实和梦想永远都是两回事

可惜呀,现实和梦想永远都是两回事何晓初又发现老公在做春梦了。 他扭动着身躯,口中喃喃自语着。 他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在被子里一拱一拱的乱动。 何晓初身体又是一僵,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愤怒,让她觉得心里无比压抑。 这不是第一次了,每隔几天,他就会在梦中叫着,把一个叫晴晴的女孩子摧残一遍。

她想,他之所以会这么渴慕别的女人,可能也跟她不够热情有点关系吧。

估计他也只是想想,要是真的出了轨,晚上也不会有这么旺盛的精力吧。

想到这,她多少会有些安慰,可是心里的失落还是掩饰都掩饰不住。 她今年三十岁了,正是传说中如狼似虎的年纪。 以前,她多是被动的,可这一两年来,每到深更半夜她却觉得自己也有种躁动。 想要男人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可他不愿意,她总也不好意思求着他来吧。 就这样僵持着,她内心的渴望却在与日俱增。

为了对抗这种烦恼,她总是强迫自己更用心地工作,下班就做更多家务。

这晚在梦中,她遇上了一个很温柔的男子,看不清面目,但是感觉很帅,很阳刚。

那男人纠缠着揽住她的小腰,半强迫地亲吻上她,而她用力地推他却推不开。 半推半就之中,他和她深深地允吻起来,她感觉全身渐渐酥麻,甚至有些瘫软。 好想……好想……可是不行啊,我有老公的,不能对不起他,不能。 她克制住自己用尽全力把那男人推开,而后又觉得一阵空虚。

这天是圣诞节,狂欢夜。 春梦初醒的何晓初独自一人靠在窗前,看着雪花纷飞,看着怀抱鲜花的女孩子们笑着,被男孩子搂着走远。 她从不关心什么节日,因为那些实在是太过遥远。

已婚女人注定是告别了鲜花,告别情话,告别一切浪漫的事。

可惜呀,现实和梦想永远都是两回事。

就像现在,她受了婆婆的气,只能一个人躲回房间,不敢吵架,怕影响孩子。

她最爱的男人,始终在玩电脑。

不知过了多久,老公肖胜春才进了房,打开灯。

他默默地站到了她身后,她想,要是他能忽然抱住自己,在自己耳边轻语几句该有多好。

如果是那样,所有生活中的压抑都会走远的,所有为他隐忍的也都值得了。 抱抱我,行吗?她内心在无声的祈求,却没有说出口,她不好意思说。 你怎么能那样对待妈?他忽然开了口,说的却远远不是她所盼望的情话,而是愤怒的指责。

我怎么对待她了?她说的那么不好听,可我没有顶撞,也没有接口,只是默默地离开了。

这也不对了?失望似乎一下子渗透了骨髓,让她连解释或者争吵的力气都没了,回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忽然发现,他变得那么陌生,眼前这个怒目对着自己的高大男人,真的还是那个曾经为了娶她要死要活的人吗?仿佛是,又仿佛不是。 干嘛这样看着我?他不耐烦地皱起了眉。

他的不耐竟忽然让她觉得好笑,于是她真的弯起了唇,不干嘛,就只是想看看而已。 知道他要睡觉了,何晓初回头关好窗子,重新拉上窗帘。 他们各自盖了一床厚厚的被子,谁都没有说话。 感觉到她挨自己有点近,他特意往床边挪了挪。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最近对她就是提不起兴致。 难道是因为公司里那位苏晴晴吗?还真有可能,自从苏晴晴来了以后,他的眼光老是不自觉地追随着她转。

她那属于少女特有的馨香,总是缭绕得他心里痒痒的。 那丰满的身体,在她大笑起来的时候,真是要了男人的命。

可家里这位呢,虽然好看,久了也就腻烦了。

何况,她还生育过,让他更是兴趣缺缺。

有时候他也想尽夫妻义务,可一到临阵之时,他就又退却了。

好多次在梦里,他把那妖精一样的苏晴晴压在身底下……醒来的时候,他觉得全身一阵爽快。 其实这样,他倒没觉得对不起何晓初,相反,他觉得自己对她算好的了。

苏晴晴那小妮子可是对他有意思,总把有意无意地蹭他胳膊。 要不是不想干对不起何晓初的事,他早不知把那女人弄翻多少次了。 可是这女人还不领情,今天还给他甩脸子,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何晓初此时也没睡着,往事一幕幕涌上脑海。

当年,就是身边这个男人做了那件事,才会让她嫁给他。 他费了那么多心思,到头来,却不再珍惜。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他呼吸渐渐均匀,他睡了,而她却怎样都睡不着。 小妖精……妖精……。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