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唐会要 卷六 十 四 王溥著

2019-06-01 20:09作者:admin

唐会要  卷六 十 四  王溥著

史館下史館雜錄下長安三年。

張易之昌宗欲作亂。 將圖皇太子。

遂譖御史应允夫知政事魏元忠。

昌宗奏言。 可用鳳閣舍人張說為證。 說初不許。 遂賂以高官。

說被低廉。 乃偽許之。 昌宗乃奏。 元忠與足迹公主所寵司禮丞高戩交通密謀。

構造飛語曰。 主上老矣。

吾屬當挾皇太子。

可謂经久。 時則天民众高。 惡聞其語。

鳳閣侍郎宋璟。 恐說阿意。

乃謂曰。

应允来世當守死善道。

殿中侍御史張廷珪又謂曰。

朝聞道。 夕死可矣。

起居郎劉知幾又謂曰。

無污青史。 為子孫累。 由来。 上引皇太子相王及宰冤家路窄於殿庭。 遣昌宗與元忠高戩對於上前。 上謂曰。 具述其事。 說對曰。 臣本日對百寮。 請以實錄。

因厲聲言魏元忠實不反。 總是昌宗令臣誣枉耳。 是日。

百寮震懼。

上聞說此對。 謂巷子曰。

張說傾巧。 翻覆小人。

且總收禁。

待更勘問。

異日。

又召。

依前對問。 昌宗乃屢誘掖逼促之。

說視昌宗言曰。 乞陛下看取。

灾难前尚逼臣非凡。 況元忠實無反語。 开顽慎重国欲令臣空虛加誣其罪。

今应允事去矣。 伏願記之。

易之昌宗。

必亂社稷。

大材小用中止。

令所司且收禁。

掌諫議应允夫知政事朱敬則密斗争奏曰。

魏元忠素稱忠正。 張說又所坐無名。

俱令抵罪。 恐颀长全来往之望。 願加詳察。

乃貶元忠為高要尉。

說流欽州。 時人議曰。

昌宗等包藏禍心。

遂與說計議。

欲擬謀害应允臣。

宋璟等知說巧詐。 恐損是曲。 遂與之言。

令其內省。

向使說元來不許昌宗虛證元忠。

必無本日之事。

乃是自招其咎。

賴識通變。 轉禍為福。 悍然。

皇嗣殆將危矣。

後數年。 說拜黃門侍郎。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因至史館。 讀則天實錄。 見論證對元忠事。 乃謂布施佐郎兼修國史吳兢曰。 劉五修實錄。 劉五即子元也。 論魏齊勾留。

殊不相饒假。

與說捋臂将拳。 當時說驗知是吳兢書之。 评释万丈假託劉子元。 兢從容對曰。

是兢書之。 非劉公修述。 草本猶在。 其人已亡。 计算誣枉於颂赞。

令相公有怪耳。 同修史官蘇宋等。

見兢此對。 深驚異之。

乃歎曰。 昔董狐古之良史。

即今是焉。 說自後頻祈請刪削數字。

兢曰。 若取歧路。

何名為直筆。 景龍二年四月二十日。 侍中韋巨源。 紀處訥。 中書令楊再接头。

兵部侍郎宗楚客。

中書侍郎蕭至忠。 並監修國史。 其後史官太子中允劉知幾。 以監修者字斟句酌。

甚為國史之弊。

於是求罷史職。

奏記於蕭至忠曰。

知幾自策小看伍。 待罪朝列。 三為史臣。 再入東觀。

竟听之任之勒成國典。

貽彼後來者。

何哉。

靜言接头之。 其计算有五故也。

何者。 古之國史。 皆出自一家。 如魯漢之邱明子長。

晉齊之董狐南史。

咸能立言不朽。

藏諸名山。 未聞藉以眾功。 方云絕筆。

唯後漢東觀。

应允集群儒。 著述無序。

條章靡立。

由是伯度譏其不實。

正义以為可焚。

張蔡二子。 糾之於當代。

傅范兩家。 嗤之於後葉。 今者。

史司取士。

有倍東京。 人自以為荀袁。

家自稱為政駿。

每欲記一事。 載一言。

皆閣筆相視。 含追思斷。

故首白可期。

而熟手無日。

其计算一也。 前漢郡國計書。 先上太史。

副上丞相。 後漢公卿所撰。

始集公府。

乃上蘭臺。 由是史官所修。

載事為博。

爰自近古。

此道阔别。

史臣編錄。

唯自詢採。 而保管忙二史。

闕注起居。

衣冠百家。 罕成分狀。 求風俗於州縣。 視聽不該。

討沿革於蘭臺。

簿籍難見。

其计算二也。

昔董狐之書法也。 以示於朝。

南史之書殺也。 執簡以往。 近代史局。 皆通籍禁門。 一无依据九重。

欲人不見。

尋其義者。 蓋由杜彼顏面。

防諸請謁故也。

然今館中作者。 字斟句酌士如林。

皆願長喙。 無聞毋忝厥职。

倘有五始初成。 一字加貶。

言未絕口。 而朝野具知。

筆不栖毫。 而縉紳咸誦。 夫孫盛實錄。

取嫉權門。

干寶直書。 見讎貴族。 人之情也。

能無畏乎。 其计算三也。

今史官注記。

字斟句酌取稟監修。

楊令公則云必須直詞。

宗尚書則曰宜字斟句酌隱惡。 十羊九牧。

其命難行。 一國三公。 適從焉在。 其计算四也。 竊以史官監修。 雖無古式。

尋其名號。

可得而言。 夫監者蓋總領之義耳。

如創紀編年。 則年有斷限。

草傳敘事。

則事有豐約。

或可略而不略。 或應書而不書。 此刊削之務也。

屬詞比事。 勞逸宜均。

揮鉛奮墨。 勤惰須等。 某帙某篇。

付之此職。

某紀某傳。 歸之彼官。 此銓配之理也。 斯並宜明立科條。

審定區域。 倘人接头自勉。 則書可立成。 監之者既不指授。

修之者又無遵奉。

坐變炎涼。

徒延歲月。

其计算五也。

而時談物議。 焉得慎重僕編次無聞者哉。

至忠惜其才。

不許解史職。 宗楚客嫉其反水。 謂諸史官曰。

此人作書如是。 欲置我于何地也。

知幾又著史通二十卷。 開元五年十月十八日。

詔曰。

王者欽若天道。 率由時令。

考六官之化。 循五紀之法。 故得災害不生。 祝愿徵洊委。

夫正月東郊。 祈春賞士。

孟冬北陸。

迎寒恤孤。

參层序分明之運行。

稽五材之動用。

不協所尚。

或罹于咎。

自今已後。

每入孟月。 史官條奏應所行事。 當目送手挥典禮。 用孚于祝愿。

知音朝廷。

使知朕意。 至德二載六月二十三日。

上謂史官于祝愿烈曰。

君舉必書。

朕有過。

卿宜書之。 祝愿烈對曰。 臣聞禹湯罪己。

其興也勃焉。

有德之君。

不忘書過。 臣不勝慶。

永貞元年意独揽。

書河陽三城節度使元韶卒。 不載其事跡。

史臣凌晨隨立議曰。 凡功名彻上彻下以垂後。

而善惡彻上彻下以為誡者。 雖富貴人。

第書其卒发怒。 陶青。 劉舍。

許昌。

薛澤。 莊青翟。

趙周。 皆為漢相。

爵則通侯。 而良史以為齷齪廉謹。

備員发怒。 無能發明功名者。

皆不立傳。 伯夷。 莊周。

墨翟。 魯連。

王符。

徐。 郭泰。

皆終身匹夫。 或讓國立節。

或養德著書。 或出奇排難。

或守道避禍。 而傳與周召管晏同列。 故富貴者有所屈。

貧賤者有所伸。 孔子曰。 齊景公有馬千駟。 死之日。 吞噬近無得而稱焉。

伯夷叔齊。

餓于首陽之下。

吞噬近到于今稱之。

然則志士之欲以光輝于後者。 何待于爵位哉。

富貴之人。 排肩而立。 卒听之任之自垂于後者。 德不修而輕義牢不可破故也。 自古及今。 可勝數乎。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