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赏析 > 现代文学

矫枉无须过正,对丽江反杀案的一些看法

2019-09-05 17:23作者:admin

矫枉无须过正,对丽江反杀案的一些看法

  自从昆山龙哥贡献出“反杀”一词以来,凡是出现“反杀”,大抵都有争论,但舆论似乎越来越支持所谓“反杀”有理。 对于那些有先侵犯他人情节的一方,似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会被当成咎由自取,甚至认为是为民除害,大快人心。   要说,这些“反杀案”对于中国正当防卫立法的规范,对于保护正常人的合法权利,是有相当大贡献的,过去那些对于正当防卫的苛刻要求,也的确很是荒唐。 其实当一个人实施正当防卫的时候,其心理机制,神经反射机制和激情杀人时是完全一样的,都是充满着愤怒的,攻击性的情绪之中。

这时候是近乎不能思考的,苛求正当防卫者把握尺度,的确不具有可操作性。

因此判断是否正当防卫,不能依据其行为是否适度,而应该考察其行为动机是否出于对自身受到伤害的回应和反抗,是否具有实施防卫行为的必要性。 甚至适当引入国外的所谓“不退让原则”,“城堡法则”都是可以的。 对自卫一方的确不该过于苛求。

这些原则都是没有错的。   但矫枉不能过正,在降低对正当防卫的尺度要求的同时,还是有必要区分正当防卫和滥用私刑,激情报复,甚至借机仇杀之间的界限。 不能让“正当防卫”变成“合理杀人”的手段,不能混淆防卫和报复的边界。

  这次的丽江反杀案或许就是很好的一例  首先申明:本人并非法学专家,也不懂办案破案,法医。 对于该案也只能说是在网上道听途说而已,只是一个有一些基本常识的吃瓜群众,所有说法仅供参考,但心里有话,也不得不说。   该案虽发生于春节,当成为热点却是在最近,已经公布,网上又一次群情激愤,认定“女兵唐雪”是代表正义的英雄,杀死到她门前滋事的死者,是“为民除害”,铁定是“正当防卫”,如果判了“防卫过当”或者“故意伤害”,那就是不公,就是有阴谋。

甚至以为这是正当防卫的新标杆等等。

以至于某些官媒都出来表态,认为无论是否进屋,与是否正当防卫无关,颇有支持这样做法的感觉。

  但在下却觉得其中似有不妥,在很多事实不明的情况下,过早的先入为主,认定是正当防卫是有失偏颇的。

  具体问题如下:  1.根据案情描述,双方并不是单向的一方在侵犯另一方。

各方说法不一,但死者拦车后,唐雪曾和其父亲与其“三人扭打在一起”,后来死者在父亲的带领下去给唐家道歉,死者也向唐家讨说法。 综合这些,似乎应该认为双方是互有矛盾,并非单纯的死者一方在侵犯对方。

如果这一点成立。

那么死者到对方门前砸门,闹事,虽然可以看成一种侵权行为,但并非无因,也就未必是单方面的过错。 这并不是说,他因此违法就可以不被追究,或者不能对其违法暴力行为施以制止,或者反抗。

而是应该从此想到,唐雪之后的行为也未必就是真的纯粹的反抗暴力,其中也未必没有携私报复的成分。 死者也不见得如何十恶不赦,是不讲理的恶棍。 在这个大前提上被带歪了,可以说就是很多人之后判断不能客观的根本原因。

  2.自卫行为的客观必要性存疑。 很多人在这方面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总有些逻辑不清。

死者当时是在外面砸门,即使有攀爬的意图,也还并未实现,也就是说,和唐家人之间还是被隔开的,还有阻拦规劝者(即使怀疑是同伙,他们也一样尚处于隔离状态。

在这样的情形下,先报警,然后在自己屋内防卫(毕竟还有道屋门),怎么说也比自己开门出去合理,即使警察没有及时赶到,屋里至少多些人,也多些器具,自己出去还可能要以一敌多。 有人搬出“不退让原则”,认为唐雪没有退让的义务,不是要等到对方冲进来才能自卫,原则上,这个是没错的。 但逻辑上却自相矛盾。 如果你认为唐家是处于劣势的一方,是需要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那么冲出去,让自己失去门墙的保护作用,真的是明智的吗?如果你认为唐雪自认为有这个能力采取主动的防卫,撵走入侵者。

那么就不得不面对其行为是否尺度合理的问题了。

被动防卫,因为没得选,尺度问题的确可以少考虑,甚至不考虑。

你主动冲出去“不退让”,那么你就应该考虑尺度问题了,就不能变成“我怎么做都是自卫”了。 更何况,由于之前有过冲突和接触,对于对方处于酒醉状态,应该是知道的,难道这个时候该出去和他讲理?还是说你需要在这时候冲出去和他硬碰硬?这个必要性如果存疑,正当防卫是否成立就必然打了折扣。   这里想必很多人又会搬出国外如何如何,其实很多人对“国外”有很大误解,首先“国外”不止美国,即使美国也不是每个州都可以“不退让”,“城堡法则”。 即使实行城堡法则的那些州,其实条件也很苛刻,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事后对于必要性的审核也会很严格。

而且最关键这个法对应的是不禁枪,禁枪的国家,几乎没有哪一个有所谓城堡法则。   3.自卫的过程存疑。 这里同样存在描述上的不确定性。 首先,按现在较为普遍的说法,是死者先踢了唐雪一脚,但注意这时候的描述是唐雪上前和死者搏斗,而这时候,旁边有劝阻者把两人拉开。

据证人描述,时间不过1分多钟,而其间,唐雪还换了一把刀(说法是一直被死者打)。

这里的问题是唐雪在被踢之后的选择是上前持刀搏斗,死者踢了她,造成伤害后,是继续攻击?还是被人拉开?在这里就很关键了,如果是继续攻击,唐雪是自卫就是成立的,如果被人拉开,而是唐雪主动上前攻击,这个就不是自卫,而是试图报复了。 当然人都有脾气,受到伤害,想要回击也是正常反应。

只是这样的报复却不能偷换成自卫了(合理的报复行为,可以成为减刑的条件,但不是自卫)。

进一步,现在网上看到的唐雪所用的那把刀只是其中一把,以那把刃长都不到5厘米的削皮刀,无论如何是伤不到升主动脉的,升主动脉在胸腔内,除了在右侧第二肋骨间那里只隔着右肺叶,比较表浅外,其余部分都在胸腔深处。 即使这个“薄弱部分”,深度对于一个一米九的大汉,也应该超过5厘米。

血管也不是纸糊的,有韧性,有让性,不是很锋利的刀难以伤到。

那么那把伤人的刀怎么没展示?没找到?为什么?  在这里,死者手里的刀是否被劝阻者夺下,其实已不重要,虽然如果没有夺下,唐雪可能真就没有机会伤到死者(虽然她因此可以获得无限自卫权)。 现在真正的问题在于唐雪刺伤死者,是否具有自卫的合理性。 甚至要伤及升主动脉这样的一刀,是不是慌乱中挥舞水果刀这样的行为能实现的(对于这样的深刺,一般的水果刀不容易做出来的)。   4.死者真的是十恶不赦的恶棍?杀他真的是为民除害?他似乎还是一个有正常工作的大学生,更何况,即使真有什么性格缺陷,心理问题,难道法律因此就不该对他公平?他的利益不该得到对等的保护?网上站队的行为,可以说是最可鄙的行为,没有是非,没有理性,形成一个观念就不再反思,而只会抬杠,强辩。 这样的做法不改变,可以说必然被某些人当枪使。   综上所述,这个案子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在很多问题都不清楚的前提下,试图靠着矫枉过正的方法来影响对于案件的客观判断,是不可取的。

应该让法律在更专业的环境下去得出真正客观的结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